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央视物流网!
登录
注册

中国物流网络电视台

【四川】两个维度看交通运输“大动脉”建设

  交通运输是破解四川省发展不足问题重要切入点。依据《中共四川省委关于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四川工作系列重要指示精神的决定》和《中共四川省委关于全面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决定》,随着四川省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完善,区域经济的空间形态将发生重大调整,这是优化产业经济地理、重塑区域经济版图的重要契机,是四川省转型升级发展重要“窗口期”的战略决策。
  习近平总书记对四川发展高度重视,要求四川必须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战略思想,牢牢扭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强调要推动城乡区域协调发展,健全城乡统筹、区域协作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打造各具特色的区域经济板块,推动各区域共同繁荣发展、同步全面小康。这为四川省提供了空间维度和时间维度的发展方向。
  从空间维度来看,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是发展现代化经济、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大动脉”,也是优化区域发展格局、构建立体全面开放格局的重要支撑,这是四川省区域经济的空间形态由“虹吸集聚”向“辐射扩散”转变的重要条件。
  这里包括两个内涵:一是交通运输是构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的省内区域经济发展布局的硬件基础。“一干”主要是支持成都跨越龙泉山向东发展,高起点建设天府国际机场和国际空港新城,打造一流的国家级国际航空枢纽和临空经济示范区。它是四川国际航空客货运战略大通道建设的主要内容,是国际航空枢纽、西向南向门户枢纽建设的关键。“多支”和“协同”主要是四川区域经济发展多个支点支撑和“区域协同”的经济体系建设基础。在交通运输方面建设重点是全力打通高铁进出川大通道,加快构建区域间铁路公交化运营网络。除了高铁大通道建设外,四川还实施内河航运扩能工程支持内河物流体系建设,形成高铁为主的内陆综合运输体系。
  二是交通运输是“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的对外开放格局的基本前提。四川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建设,将会“突出南向、提升东向、深化西向、扩大北向”的发展战略方针。一方面,四川省将会突出“统筹”各种交通运输方式,统筹铁路、航空、公路、水路规划,统筹干线和支线建设,统筹客运和货运发展,大力发展多式联运,优化运输结构,促进物流降本增效,推动综合运输服务一体化智能化,这将大大降低四川省经济运行成本。另一方面,突出从“成都”为起点,“四向拓展”,重点建设成都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并且打造泸州、宜宾、达州、攀枝花、广元等进出川门户型综合交通枢纽,为四川“多支”经济协同发展提供机遇。
  从时间维度来看,四川经济发展周期决定当前要大力发展四川的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这也包括两个层次:一是全国新时代大背景促使四川省现代交通运输建设具有历史紧迫性,这是由四川省当前发展不足的实际决定的,这是大力发展四川省现代交通运输体系的现实背景。四川省交通体系不完善,尤其是高铁通车里程较少、等级偏低,与全国主要经济中心城市通达性不高,与全国迈入“高铁时代”的大势和四川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不相适应。
  另一方面,四川经济周期中的转型升级,使得交通运输也处于转型升级阶段。从辩证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看,当前四川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的瓶颈也是四川省的交通发展机遇,四川省铁路货运通道“老”“旧”“绕”,水路运输潜能未有效发挥,还有线路结构不均衡,运输供给不高效等。这种现状让四川省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建设将从过去“新建”这一单一的“建设思路”向“完善”“统筹”“协同”等关键词转变,如实施既有线路扩能改造,把部分较低等级客货运线置换为高等级客货运通道、成昆铁路扩能改造,畅通成都经攀西通往滇中,衔接孟中印缅和中国—中南半岛的铁路货运大通道等出口交通运输体系的建设。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和省委精神,从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分析来看,四川省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具体而言应该包括两个环节:
  扩大、增加、升级已有通道,促进区域经济布局调整。这是四川省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硬件建设。这方面主要在“协同”“统筹”的基础上,谋划四川省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版图,一方面要从空间区域上“协同”构建“现代综合交通体系”,这是“多支”对“一干”的对接和融合,从而形成“五区协同”的“体系”。另一方面要对“空、陆、水”多种交通运输方式的“统筹”,这里包含两个中印缅和中国—中南半岛的铁路货运大通道等出口交通运输体系的建设。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和省委精神,从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分析来看,四川省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具体而言应该包括两个环节:
  扩大、增加、升级已有通道,促进区域经济布局调整。这是四川省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硬件建设。这方面主要在“协同”“统筹”的基础上,谋划四川省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版图,一方面要从空间区域上“协同”构建“现代综合交通体系”,这是“多支”对“一干”的对接和融合,从而形成“五区协同”的“体系”。另一方面要对“空、陆、水”多种交通运输方式的“统筹”,这里包含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交通运输方式和“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上的布局,另一层面是“一干多支、五区协同”中三种运输方式的协调统筹,重点是干线、支线补白、衔接等。
  培育现代产业体系,完善现代交通运输体系的软件建设。这里包括机制体制建设、产业培育和物流体系建设。在机制体制建设方面,重点打造“四向拓展”的合作机制,如南向通道的建设不仅是基础设施建设还包括合作机制的探索。在产业培育方面,重点从“集群”层面来培育产业体系,把产业培育和交通枢纽建设有机结合起来,盘活交通运输体系的经济效益。在物流体系建设方面,要培育物流产业市场竞争机制,鼓励多元主体参与物流市场,降低物流成本,从而形成现代交通运输体系的软件和硬件互相促进发展的局面。
  (作者系省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教授)


关键字:
责任编辑:torch